最准一头一尾中特
首頁

那些年,互聯網員工將青春交付給了“996”

陳秋2019-04-18 14:48

(圖片來源:全景視覺)

經濟觀察網 記者 陳秋 “對于‘996’工作制,其實部門并沒有硬性要求,而我不排斥的原因是覺得自己年紀輕,有很多時間,渴望在業務上能多成長,但長期加班,卻并沒有得到讓自己滿意的績效,也會讓我反思這是否值得。” 一位在北京互聯網公司經常加班的員工陳白露對記者說,她工作的地點是北京著名的地標后廠村,這里云集了百度、新浪、網易、聯想、滴滴等頭部企業,據她描述,晚上九點至十點是這里的高峰期,在各個公司的門口有許多出租車排隊等候乘客上車,而在十點以后,新浪和網易大廈的燈光要比百度的暗很多。

另一曾在被戲言“養老”的傳統工作多年、非要跳到電商平臺的員工王鵬對記者說,他現在的拼搏,將自己的青春奉獻給事業,是為了等到了30歲、40歲以后,沒法和其他人比年齡了,你可以憑資歷爭奪機會,這也就是平臺賦予你的那種機遇。

在國內的互聯網圈,尤其是創業類公司,像陳白露、王鵬一樣經常加班的員工已經把“996”看作一件很常見、普遍的情況,也是一種默認的風氣,甚至大家有時忙起來,工作的時間已經超過了“996”。而馬云、劉強東近期的言論,將“996”這一工作制帶到臺面上,外界對于此事的關注及探討聲也一直在持續。

但這背后反映的是勞動力市場供需平衡的結果,簡單來講,企業有權要求或者激勵雇員更加努力的付出,同時勞動者也有權自由的選擇企業。經濟觀察網近期采訪了多位在互聯網公司工作的員工, 從他們的視角呈現對“996”的真實體驗。

心知肚明的“996”

上周,馬云在阿里內部交流活動中,跟自家員工們交流了對“996”工作制的看法,他認為,今天中國BAT這些公司能夠996,是我們這些人修來的福報。你不付出超越別人的努力和時間,你怎么能夠實現你想要的成功?同時,被各類消息困擾的劉強東也在朋友圈發文稱,京東永遠不會強制員工995或者996,但每一個京東人都必須具備拼搏精神。

但這些言論流出后,頗具爭議,也將“996”這一大家心知肚明的制度暴露在陽光下,因為在眾多辛苦的背后,是權衡利弊,大家能否得到該有的收獲,是否能激勵自己堅持不懈,這一過程及情緒解釋起來是很復雜的。

王鵬告訴記者,他畢業就進入了一家傳統公司,而且一做就是五年,與同事領導之間的關系融洽,業務也很熟練,舒服的狀態可以用“養老”一詞來形容。但他在年近三十后突然想打破之前的工作習慣,幾經輾轉后選擇跳槽到了電商類公司,他就是想打破之前習慣的工作環境,嘗試更有新鮮感、更有挑戰力的工作。

對于馬云的“996”觀點,王鵬說,與同事都會主動的去討論,其實,大家在入職之前其實就已經形成了這種價值觀,也都默認了,“你說大家對知名的互聯網平臺工作都很忙這件事,誰的心里會沒有這個概念?包括之前接觸到的人,經常聊天,都多多少少會有所耳聞,都知道工作的節奏會很快很忙,我想進來這個公司,就代表了實際上我們是能接受的。”

王鵬現在的工作模式,已經過眾多前輩們的手打磨成型了,而他需要做的是,做加法做創新,做自己的突破,這些需要他費心思。“雖然現在一個項目接著一個項目工作,北京上海等地各處飛,感覺自己分身乏術了,但反過來想想哪些企業能給你那么多費用,讓你不斷的去試錯,不斷找到一個自己舒適的姿勢?”

另一在互聯網公司做銷售已有多年的韓風,對于996這件事是麻木的,每天早上不到9點上班,晚上9點左右下班已成為常態。就算當天工作完成了,也要等到大領導走后才能離開。而且每個月底必定加班都要超過10點。“每天將大把的時間用在工作上,開發新的業務和客戶,和維護好原有的資源保持良好的關系,這都是循循漸進的。其實也不是沒有回報,從第二年開始自己的薪水就變高了,還買了自己的車。”

另一電商平臺的員工對記者訴苦,自己最忙的時候,有一個半月都沒有休息過,而每年到8月至11月這個時間段,可謂是“忙到炸裂”,關鍵是工作多,你工作做完了就好了,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,“你可以選擇朝九晚五,平臺一般工資低的工作,但這種事情就是魚和熊掌的問題。”

大家忍受住了“996”下的辛苦,在年輕的時候,將自己的青春獻給了事業。“現在要多去拼搏,等你到了30歲、40歲以后,你就確實沒法和其他人比年齡了,你是要憑資歷爭奪機會,也就是平臺賦予你的那種機遇。”王鵬說,很多人在跳槽時確實出現了這種情況,前期付出所得讓你有資本去選擇稍微輕松一些,收入更高的工作,而到了這個階段以后,也落到了人生規劃的問題上。

“996”的反思

多位員工對記者表示, “996”的工作制并不算額外加班,工作是按績效考核。公司一般會通過上下級及同級之間的互動關系,形成這種默認的風氣或者習慣。但很多人不理解,在互聯網公司、創新企業996的“制度下”已經暗箱操作很多年了,為什么會有很多員工的怨懟反對996。

其實深層次原因,更多的是源自生活的壓力,大家雖然不想每天這樣長時間的工作,但由于公司處處存在著競爭,自身也需要晉升等,追趕著大家要不得不接受“996”,甚至更強度的工作。

但是也有一些被強制履行“996”工作制,但卻無事可做的員工,最后選擇離職。一位互聯網公司策劃人員表示,每天來公司就是干坐著,來沒多久就不想干了。

在韓風看來,其實大部分的工作在白天就可以完成,晚上的時間對于業績來說沒什么幫助。但也不是毫無用處,晚上時間也可以利用起來,陪客戶聊聊天,脫離生活貼近生活去陪感情。但經過了幾年的努力,他還是離開了互聯網公司,“因為工作實在是太忙了,而且也有業績的壓力,個人生活時間少,還經常和老婆吵架。”

企業家也曾對家庭和工作之間的選擇發表過言論,據報道有贊高管聲稱如果工作和家庭不好平衡,可以選擇離婚。

而最好的情況是,當你接受了忙碌的工作時,你還得到了相應匹配的待遇和平臺,可以幫助自身去成長。但陳白露在經過了幾年“996”工作制度后,從她臉上、言語上的表現其負面情緒更多。

她對記者說,自己對“996”這個制度很熟悉,也是比較有發言權的。“在剛剛畢業的前兩年,一直是處于這種頻繁加班的狀態中,經常會忙到很晚,但這樣的工作持續了十個月后,感覺身體狀態明顯變不好了,也會改變性格,而且長期處于這種工作狀態,也阻礙了思想成長,沒有時間提高自己的其他技能,每當對自己本身的工作迷茫時,發現自己卻沒有其他工作可選擇。” 跳槽的時候,她都會潛意識找不太累的工作,但很奇怪的是,這樣的工作習慣養成后也就習慣了,下一份工作即使沒有績效考核,自己還會想辦法去拼搏。她現在在一家知名的互聯網公司工作,工作時間比較自由,但她還是會經常工作到晚上9-10點才下班,甚至最晚的時候會超過12點。但長期加班,卻并沒有得到讓自己滿意的績效,也會讓她反思這是否值得。

(應被采訪對象要求,文中陳白露、王鵬、韓風均為化名)

TMT新聞部記者
長期關注TMT領域、創投領域的人和事,擅長追蹤企業、人物專訪及深度報道,致力于探究公司、事件背后的利益。
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最准一头一尾中特 PC28蛋蛋群 十年无错绝杀一码公式 河北福彩开奖结果全部 上海时时开奖走势 好彩2中奖规则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软件 福建36选7基本走势图 新疆时时3d开奖结果 网上银行app 想学吉林时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