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准一头一尾中特
首頁

專訪996.ICU項目早期參與者:如何以一種溫和的方式示威

沈怡然2019-04-17 19:01

(圖片來源:全景視覺)

經濟觀察網 記者 沈怡然 田進 4月16日,這是GitHub上一個名叫“996.ICU”項目進入公眾視野的第22天,當日下午記者在北京東城區一家酒店專訪了該項目早期參與者,也是項目核心內容——“反對996”許可證(Anti-996 License)的起草者,他們是上海極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、CEO閻晗和法律顧問顧紫翚,這也是一對90后創業夫妻。

據閻晗稱自己和太太在3月31日起草并隨后發布了一份反對996的開源軟件許可證,由此將項目的關注度推向一個高峰,這項許可證以求表達這樣一個含義:告訴已被列入996名單的公司,如果還繼續這樣的制度,那就再也不要用這些好的開源軟件了。

從“996.ICU”項目成立,到以馬云、劉強東為代表多位互聯網知名企業家發聲,經過半個月時間的發酵,關于996的爭議已經從互聯網公司蔓延到各行各業,也出現了一批尋求法律援助的參與者。

對于996加班制,閻晗稱,“我們反對的不是996的工作方式,而是不認同現在很多大公司對于程序員的管理方式”,而談到起草反996開源許可證的目的,他稱,“相比訴諸法律,我們更希望以一種溫和的方式示威,幫助程序員群體形成一種長期的、無聲的威懾力。

訪談:

經濟觀察網:為什么要做一個反996的許可證?

閻晗:在許可證推出的前夕,3月29日,參與者們在GitHub上爭論了一天,之前的幾天,從強調《勞動法》,公布996公司的白名單和黑名單,以及撰寫求職指南,這些方法對于大公司影響有限,經過討論,大家認為只有制定行業標準以及社區性的規范,才能構成對外的影響力。所以在31日我和太太說了這個事情,她有足夠的法律背景去起草協議,當天我和我太太兩人用了一個晚上將許可證做出來。

經濟觀察網:那為什么會選擇制作開源軟件許可證的方式?

閻晗:一開始是想作為一個國際性的軟件許可證來起草,基于開源的全球歷史背景,和程序員之間的文化,這樣的方式可以更旗幟鮮明地表達程序員群體的主張,而這種反抗方式應該是程序員獨有的。參與者們相信只要程序員看到幾乎都會明白,它背后指向一個共同的意義就是,通過開源軟件的力量,告訴這些名單上的公司,如果還繼續“996”,那就再也不要用這些好的開源軟件了。

經濟觀察網:你做這件事的出發點是什么?

閻晗:以996工作制為主,我不認同現在很多大公司對于程序員的管理方式,而且也不認為單純走法律援助的方式可以解決這個問題,畢竟大公司是強勢方。另外一方面,我自己是上海一家創業公司的CEO,我并不支持對員工執行996。

經濟觀察網:也就是說,你自己并不生活在一些公司安排的996工作制中?

閻晗:是的,但是其實我和我太太每天都忙到996甚至更高的程度,因為我們在經營自己的公司。我們反對的不是加班的工作方式,而是不遵守勞動法,而且目前部分大公司對于程序員的管理方式不夠科學。

經濟觀察網:能具體談談嗎?

閻晗:我的公司以及身邊也有很多朋友是程序員,這個群體看起來一直是工作很光鮮、很精英,但他們的加班手段其實是多種多樣的,而且很多人被管理者以先期承諾的期權、股權作為加班報酬,然后在離職和上市的時候克扣股份/期權,這也是不合理的;另外,一些以項目制工作的人,節奏主要受管理者節奏把控的影響,當管理者盲目擴張項目,再盲目取消,即便努力加班最終也因為業績沒有得到相應的報酬。

經濟觀察網:那為什么在這個時間點才爆發出來呢?

閻晗:我認為是這一兩年間互聯網經濟環境有變。很多問題一直存在,包括雇傭關系、管理制度,但是在有資本驅動的時候被掩蓋住了,現在泡沫吹破才反應了一個真實的面目。

經濟觀察網:許可證發布給這個項目帶來很大關注度,也給你們帶來什么影響了嗎?

閻晗:這個許可證出來后,一些外國媒體來公開采訪我和我太太,我們一開始還滿擔心的,而且我的公司還在尋求新一輪融資,但想到這是一件合法合規的事情,既然是對的,我們想沒必要躲躲藏藏。

經濟觀察網:你認識GitHub上996.ICU的發起者嗎?

閻晗:我和他的聯絡僅限于GitHub和聊天軟件,他在一個程序員之間比較流行的社交軟件Slack上建了關于996的溝通群,他的賬號不經常在線,發言不多,偶爾會在群里說兩句話,例如叫大家不要爭執等等。

經濟觀察網:你怎么看待這個發起人在整個過程當中的作用?

閻晗:他的作用相當于為大家做了一個目錄,設定了大致的目標,其他參與者可以用程序員協作的方式將內容填充到項目中。

經濟觀察網:目前的發展態勢是否還在你當初的預期?

閻晗:其實無論起草許可證還是后來其他參與者做文化衫等,我們兩個最初就是覺得好玩兒。可是目前來看,風向由爭取勞動者權益,變成了集體性地反對大公司996制度,群體中也有了各種其他訴求的人加入。

經濟觀察網:你希望事態的結果是怎樣的?

閻晗:其實我們兩個是希望以一種很溫和的方式示威,幫助程序員群體形成一種長期的、無聲的威懾力,并不是只是訴求法律援助、相關部門介入等等。例如,員工們默默地給自己辦公室的電腦貼上996的LOGO,以此向老板表達自己,結合軟件許可證,這是一種很強大的精神力量。

大科創新聞部記者
關注硬科技領域,包括機器人及人工智能、無人機、虛擬現實(VR/AR)、智能穿戴,以及新材料領域。擅長企業深度報道及上市公司分析報道。發現前沿技術、發展趨勢投資價值。
最准一头一尾中特 内蒙古福彩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七星彩中了四位数 恩施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四肖八碼 35选7走势图500期 内蒙古时时几点开奖 2019黑龙江高考分数预测 pk10不定位7码计划 山东福彩20选5玩法 赛车pk技巧心得